一个人的新加坡海鲜晚餐 (2002.11.19)


2020-06-14


班机的安排,工作开始前,我还有将近大半天的空档。因是旧地重游,不想如往常一样,给自己一定要「做些什幺看些什幺吃些什幺」的压力;遂而,旅店里稍事休息过后,附近流连半晌,方决定独自前往较熟悉的Boat Quay驳船码头一带散散步、看看向晚水色。

或许是时已近黄昏吧,素来炽热的热带高温已然不再逼人,码头两岸,乘着水面从海那边儿一路吹过来的习习凉风,拂得我爽然畅快不已。而原本景致就颇悠闲宜人的Boat Quay,因着2001年初由当地邮政总局历史建物改建、外型极是恢弘典雅的Fullerton酒店的落成启用,整体气质氛围于是更加气度雍容起来。

信步走入Fullerton,我一面闲步其中,一面左右端详欣赏着古蹟建筑体与新颖现代设计间的和谐交融揉合;一时兴起,还到整体风格颇具时尚前卫气质的饭店酒吧「Post Bar」的里间沙龙处坐坐小酌了一杯。

舒服的微醺里,肚子也隐隐然有些饿了起来。嗯,吃什幺好呢?Boat Quay一带素以餐厅众多闻名;然而此际的我,略略高昂的食欲与冒险玩心作祟,当下决定,乾脆只身远征生猛海鲜颇具盛名的「东海岸海鲜中心 East Coast Seafood Centre」,一尝上回不小心错过的新加坡特色佳餚「椒盐螃蟹」去!

一个人的新加坡海鲜晚餐 (2002.11.19)

酒店门口拦了计程车,车行间,赶紧打听觅食门道,「不用担心啦!」华语说得流利的司机豪气十足地爽快保证:「每一家都好吃的!你要是不放心,店门口观察一下,看哪家人多,进去就对了!」

假日的东海岸海鲜中心果然游人如织,一连共八家海鲜餐厅,傍着海湾边儿一字排开,每一家都是闹热滚滚。我徐步穿梭其间,几经比较,发现末尾的「珍宝海鲜楼」不仅人气兴旺,排队人龙更已蔓延蜿蜒成长长一列,想来是个不错的选择,遂立即趋前问座。

「一个人?!」才开口,柜台小姐显然一惊,「不必排了,直走进去就好 」再一回头「喂,她一个人而已,给她找个位子!」果不其然,才一踏入店廊,便有一位笑瞇瞇的服务阿姨迎上来,领我到户外区一张小桌处坐下。

稍微看了菜牌、和服务人员稍微讨论后,一个人吃不了太多,决定海鲜就要醉虾以及以最上等、体型硕大的斯里兰卡蟹烹製的椒盐螃蟹两道就好,至多再点一碗碗仔翅、一份椰子水佐餐。

一个人的新加坡海鲜晚餐 (2002.11.19)

等待时刻,抬头四面看看,这才发现之前柜台小姐的惊讶所为何来。原来左右前后人客们莫不是四六成群、甚至扶老携幼十数人团团围坐一桌欢乐用餐,而这会儿,见我这单身一人入座,且正都报以好奇但善意的微笑

莞尔间,菜餚开始送上。不愧是热带国家,椰子水可是一整椰子开了壳插上吸管新新鲜鲜就喝的。醉虾则先以一只连盖玻璃小钵活跳跳装了端到眼前,一杯酒哗地淋下,按紧盖子几下摇晃,再端回厨房烹熟;而滋味呢,则是清甜爽脆里泛着淡淡的酒香,十分迷人。

之后,重头戏椒盐螃蟹上场,果然名不虚传好大一只巨蟹,週身被辛香扑鼻的漆黑胡椒泥掩埋了大半,气势极是不凡。剎时叫刚刚才十几只大虾、一碗碗仔翅、一球椰子水落肚,已然略有饱意的我不禁悄悄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一个人的新加坡海鲜晚餐 (2002.11.19)

再偷眼瞄瞄四周,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总觉得隔邻人客们眼中的笑意似乎更加深浓了。 这怎幺行,说什幺也不可以丢咱们台湾女生的脸!我当下打叠起精神,立即持螯大嚼起来。

真是好吃耶∼才一入口,我便惊喜着喟叹起来:肥腴的斯里兰卡蟹果然不负盛名,再加上蟹壳蟹脚都已稍事拍裂,黑胡椒香料恰如其份地渗入肉中,黑胡椒暖热温和的辣气与蟹的多汁鲜甜巧妙融合在一起,非常引人入胜;令我于不知不觉间,便风捲残云一扫而空。

虾足蟹饱谢过店家付帐出门,为着消化一下饱胀过头的胃口,我沿着海堤、于徐来海风中散散步;一波波的浪涛在黝黑夜色里发出宁静的拍岸声,恰与岸上缤纷炫丽交织成一整片的海鲜餐厅霓虹灯相映成趣

一个人的海鲜之夜,着实别有一番悠然况味呢!


Block 1206 East Coast Parkway #01-08, East Coast Seafood Centre , Singapore 
Tel:+65 4423435  
★ 【新书】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正式推出!
一个人的新加坡海鲜晚餐 (2002.11.19)
好消息!期盼已久的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,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。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,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,二三十年点滴累积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文章

 《关于狗狗的10个科学事实》很少有人知道。

《关于狗狗的10个科学事实》很少有人知道。

 《关係界限》:付出若是为了换得爱与顺从,便成了「控制」

《关係界限》:付出若是为了换得爱与顺从,便成了「控制」

 《关係界限》:华人集体主义导致渴望「统一」,全世界只有「我」

《关係界限》:华人集体主义导致渴望「统一」,全世界只有「我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