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无不言.郭史光宏:废除考试,拿掉的究竟是什幺?


2020-07-08


“‘教育评价’是20世纪30年代,由美国泰勒(Tyler, R.W.)提出的代替‘测量式评价’(measurement)的一种评价范式。‘教育评价’是对整个教学活动的评价,是以提高教师教学能力和改进学生学习活动为目的的行为。在评价当中,有必要‘判定’学生们到底完成了多少符合希望的教学目标,以及这些教学目标具体被实现到了什幺程度。最重要的是,‘判定’的目的在于对整个教学活动加以反思,争取今后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。”——日本京都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田中耕治

教育部宣布,明年起将废除小学低年段考试,改由校本评估和课堂评估取代。广大家长一时人心惶惶,有的担心学生从此无心向学,有的害怕教师今后不再认真。大家似乎认为,学校将一下子变得无拘无束,教学将一瞬间变得可有可无。实际上,废除的只是“考试”,取而代之的是“评估”。重点来了:“考试”和“评估”有何分别?废除考试,拿掉的究竟是什幺?


“考试”,指的是我们普遍认知中,一年进行2至4次,各年级针对同一试卷进行作答,教师批阅后给出分数、进行排名的评价制度。“评估”,指的是教师通过各种丰富多样的形式(如:观察、对话、作业、档案等),分阶段评估学生的学习状况,针对反馈调整教学,帮助学生达成学习目标的评价制度。换句话说,考试属于“相对评价”,注重学生在所属集体中的名次;评估则属于“基于目标的评价”,重视个别学生达到了什幺程度的学习目标,获得了怎样的学习能力。

考试,让教师更准确地掌握教学反馈,更专业地提高教学效率了吗?没有。大多时候,教师是尽可能快速地批改试卷,得出分数后输入电脑,任务完成。通过考试,教师对学生的印象只停留在笼统的高分低分,甚至还会不自觉标签学生。不仅如此,一些行政单位还会以学生的考试成绩来评价教师,在教师群中制造不健康的竞争压力。

考试,让家长更了解孩子学习状况,更好地协助孩子学习了吗?没有。大多时候,家长就只是关注试卷上的分数和成绩册上的名次。80分和60分,代表什幺?前10名和后10名,又代表什幺?分数和名次不只没有透露任何具体的学习信息,反而激化了家长间的攀比心态,引发了莫名的紧张焦虑。家长的焦虑,常在不自觉间就转嫁到孩子身上,造成亲子间的矛盾摩擦。

考试,让学生更清楚自己的学习进度,更理解自己的优缺点了吗?没有。大多时候,试卷发下,学生在乎的就只是成绩和排名,几乎想都没想自己的学习情况。也因为考试属于“相对评价”,导致排他性竞争普遍化,产生“学习就是成王败寇”的学习观,提高自己的成绩和排名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期待他人退步。这使学生形成一种“以人之不幸为己之快乐”的不良心态。

废除考试并以评估取而代之,想解决的是当下考试所带来的种种弊端,让教育回归人,回归一个个鲜活个体的生命成长。日本也曾走过相似的路。二战后的半个世纪,日本教育界几乎都是相对评价的天下。然而,到了2001年,相对评价被否定,直接被基于目标的评价所取代。十多年后回首,学者们都认为当时做了正确决定。废除考试导致众人陷入焦虑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我们过去几十年都在应试文化中长大。然而,存在不代表合理,从前如此也不表示今后也该如此。

从简单粗暴的考试转向复杂细致的评估,势必增加教师的工作负担,也对教师的专业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与其继续纠结考试的存废,不如关心教师的转型与适应,从体制内外给予支持和援助,让我国的教育改革得以更好地往前推进。

一个长大了的儿童,爱思考的教师。期望能在浮躁的世道,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文章

 INGRENAULTF1战驹日本首都走透透!

INGRENAULTF1战驹日本首都走透透!

 ING台北国际马拉松暖身!百位学童快跑争取「我跑马拉松」奖金

ING台北国际马拉松暖身!百位学童快跑争取「我跑马拉松」奖金

 ING宣布2009年底结束跟RENAULT车队的合作关係

ING宣布2009年底结束跟RENAULT车队的合作关係